欢迎访问:超碰在线个人亚洲-超碰丝袜在线97大香蕉-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某黄窝案】(168-170)【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字数:14119
 
              (168)营救
 
  这时中国西海局势发生了重大事件,某国派遣了两个双航母战斗群和四艘核 潜艇。战斗群的位置与他们宣布的位置有着几百海里的差距,核潜艇甚至提都没 有提。但是,国防工程『延伸一期』这时已经完成,琼薇先前主持的计算方案已 经通过测试,性能良好,分辨率很高,得到了部队的使用批准。该国的航母群和 核潜艇还在遥远的外海便已经被发现,刚一进入我国西海,国防工程便已经警报 大作了。
 
  国防工程立即取消了所有休假,所有人员轮流上岗严密的监视着事件的动态。 
  随后,军委使用了和16年一样的手法,派出了两个东风21D加强团进驻 西海某岛,进入战位的途中故意打开篷布,让市民们拍到。几分钟后,网上已经 出现了大量二炮部队进驻西海某岛的帖子和视频。某国通过公开网看到了这些视 频。并且进行了查证。
 
  几天后,某国的双航母战斗群全部撤出了东风21D的打击范围。虽然核潜 艇觉得自己尚没有暴露,留在了原地。但是它们孤掌难撑。一场危机过去了。二 炮部队撤离。
 
  这场危机的化解过程中,国防工程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按照规矩,部队表彰 了国防工程。立集体二等功。
 
  「你们有什么要求吗?」表彰会结束的时候,部队首长问参加大会的基地领 导说。
 
  「我们的所有的想法和成就主要归功于一个人。是她开办了大规模集成电路 计算机控制西海工程的先河。这次功劳属于她。」
 
  「哦?为什么?」
 
  「敌人每次都会对他们战斗群舰体的音频进行伪装,干扰。使它混杂在浩瀚 的海洋里无数的巨大的回音中时没有任何可发现的特征。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收 集到敌人的声音,却无法发现他们。是这位同志首次在工程中使用超级计算机进 行分析。按照她提出的分析方法,和给出的特征信号。敌人刚一露头我们便可以 咬住他。」
 
  「这位同志是谁?」
 
  「他叫琼薇。」
 
  「这次来了吗?请他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你们也一起来吧。」
 
  「她来不了。」
 
  「没关系,让他马上做飞机来。」
 
  「她来不了了。」
 
  「我们派专机去接她。这不算搞特殊化。她在天边也要把她叫过来!这么好 的同志把她当成祖宗供着我都同意。」
 
  「她被双规了。」
 
  「……」首长愣了一下,「哦……慢点!是不是大首长的案子里那个叫琼薇 的??」
 
  「是。」
 
  首长立刻转移了话题,「下午你们到我办公室来。我们谈点别的事。」 
        ——————————————————
 
  下午国防工程的领导们都来到了首长的办公室。
 
  「这几位都是部队学院和研究所的专家。」首长向国防工程的领导介绍说。 「琼薇的事情你们暂时不要再提了。」
 
  「是!」国防工程的人心领神会。
 
  「这几位是咱们部队的同志。他们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很多时候都走到你们 前面去了!这次又是他们立了大功。」首长又向部队院校和各所的专家们介绍国 防工程说。
 
  「幸会」
 
  「幸会」
 
  「你们这次立了大功了!」
 
  「哪里哪里,是敌人撞到枪口上了。」
 
  「关键你要有枪嘛!」
 
  「关键是有枪,还要好用。」
 
  「那还要感谢造枪的人喽。」
 
  大家寒暄了一下。
 
  「今天和你们谈一谈海空联合勘察的大的项目。过去你们搞得很好,现在听 听你们的意见。」首长对国防工程的领导们说。
 
  「是。」
 
  「今天和你们谈一谈互联网搭建技术。」首长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做了开场白 「几年前,某国白脸公司、麦歌公司先后收购了太阳能无人飞行器研究企业,他 们企图通过大量强力续航的太阳能无人飞机携带通信设备在高空持续飞行,构建 一个无国界的,覆盖全球所有地区的无线通信网络。麦歌之前用热气球」散播 「无线网络信号的」翠鸟计划「,也是基于同样的技术考量。只不过现在技术更 加成熟了。这个你们都知道了吧?」
 
  「明白。」
 
  「几年前,这个麦歌公司花大价钱收购的一个小公司推出了太阳能无人机天 空网计划。这个计划和你们的海底网在某些方面有异曲同工的特点。该型号太阳 能无人机被设计得能够不间断飞行航程600万公里,可以长期为某一地区提供 免费上网。在载重两百公斤的情况下,该无人机机载通信设备信号覆盖半径可达 1000公里,原地盘旋时覆盖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地球表面。一架飞机的通信能 力超过上千个地基信号站。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无人机载重量的提高,信号 强度的增强,它所覆盖面积将进一步增大。」首长停了一下
 
  「明白。」国防工程的人连忙表示
 
  「你们的项目搞得非常好。和这个天空项目非常相似。」一个专家说。「硬 件是我们所搞的,软件被你们革命了。改的提高了何止几千倍。我们已经打了报 告,要去你们那里学习请教。」
 
  「哪里哪里。」工程上的人赶快谦虚。
 
  「不客气。我们很想见见这个软件设计大师。如果有可能想请他到我们所指 导一下。我们用最高的礼节接待他。」专家继续提着要求。
 
  「她这次没来。」国防工程的人打马虎眼说。因为首长有约在先,工程上的 人没人敢提,这是纪律。
 
  「你们喝茶。」首长也赶快说。
 
  服务员为每个客人倒上一杯气味浓郁的中南海的香茶。
 
  「谢谢。」「谢谢。」
 
  「没关系。这次会议结束我们出发去看他。票都买好了。」专家求贤若渴, 他们不知道中间的秘密。
 
  「这个……这个……」工程领导不知怎么说好。看着首长用眼睛问。
 
  「她被双规了。你们不要去找了。」首长为国防工程的同志解围说。
 
  「双规?为什么?」研究所的专家领导感到不解。他们都是老实人,比较单 纯。在他们的印象中,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不可能立着大功反被双规了。 
  「这事情我知道。有几万块钱说不清楚。」首长解释说。
 
  「他的价值都可以上百亿了。为了几万就给抓起来了?」研究所的不明不白 了。「国家这帐是怎么算的?」
 
  「别『国家』『国家』的胡说。」工程领导知道这个骗不了搞技术的。加了 一句。「她作风上确实有问题。」
 
  「作风上怎么啦?」
 
  「就是和大首长那个那个拉。」
 
  「……」专家们更不明白了。『首长哪有不喜欢女人的。他老人家见了我, 如果他要是让我卖屁眼,我估计我也拒绝不了。怎么会因为这个抓受害人呢?』 他们还看了一眼在场的部队首长。
 
  这下坏了。首长真的有这个毛病(没有才怪),这回必须解释清楚不可了。 「她站错队了。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
 
  「哦……!」这回没人问了。
 
  「接着谈我们的项目吧。如果这些太阳能无人飞机在我国领海线、陆地边境 上空某个固定的区域内飞行,」首长接着说,「它的信号范围足以覆盖我国沿海 和内地的很大区域。这势必为西方敌对势力对我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提供新的途径, 对我国的网络监管带来巨大压力。」
 
  「这迫切需要有关部门和部队联合采取行动,对在我国领海、边境上空的相 关飞行器采取有针对性的反制措施,从法律和舆论上尽早做好准备,在飞行线路 遏制和信号源等方面尽早布局。因为你们有经验,所以请你们谈谈看法。」 
  「明白。」
 
  「明白。」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发展自己的西海天网,和你们的水下长城相互呼应, 形成犄角。高科技的无人机我们比其他国家起码一点都不差,问题出在软件上。 你们看怎么办好?」
 
  「你们工程的软件…………」专家刚想说工程的软件系统很好,很合适,突 然想到发明人已经被双规了。赶紧急刹车。
 
  「你们那个市搞的无人机监控和这个项目关系很大。那个虽然是警用,但是 搞的也不错。完全是卫星上网联系。是很先进的模式,可以参考他们的。可以问 问他们的技术负责人。这是剩下的唯一的途径了!」另一个专家说。
 
  「那是同一个人。」国防工程方面的人说。
 
  「什么同一个人?」
 
  「因为那个项目搞得特别好,我们又需要。大首长特地批把她调到我们单位 的。她原来是市交警的,后来到我们这里高国防工程再立大功。最后被双……双 规了。」为了保证首长的交代的完成,工程的人不敢提『琼薇』二字,一律用 「她」代替。
 
  「真的是她?」
 
  「对。就是那个作风有问题的!裤腰带太松!」
 
  「如此有用的人就这么完了?就为这么几万块钱?脱了几次裤子?」专家、 教授们还是不解,不服气。
 
  两段不用看。
 
  在一个争取上进的国家里,知识分子是它的大脑。在中国,知识分子虽然起 着大脑的作用,却从来没有享受过大脑的待遇。反倒因为他们的理智和容忍,多 次成了政治人物发泄怨气的靶子。
 
  一个中国人,只要他还爱国,只要他还有思考能力,便无法理解这类的怪事。 政治第一还是第二,是民族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之间的一道分水岭。
 
  「我们所替他退回赃款,调到我们这里行不行?生活上我们会严加注意!」 另一个研究所的专家觉得可惜,实在忍不住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却在想, 『人家怎么过日子我们管个狗屁。』
 
  这个突兀的问题又引起了一番争论。
 
  「是不是那个美女天才啊??」
 
  「调到我们大学来。我们保证他今后不犯生活错误。」大学的人一看这人才 不能让研究所夺走啊,赶快开条件,「以她的水平,同样的海龟年薪百万我们给 他,那点贿款她自己退了不就行了。」
 
  在人才的使用上,技术部门想得开。『什么错误,贼船的。都是烂扯!现在 不讲黑猫白猫了?』
 
  这是个信号。一伙人马上抛开刚才虚伪的静音,再次开始争夺起来。
 
  「我们所有自主调人的权利……我们可以直接调她。」
 
  「这个人我们要定了!你们别争了!!」
 
  「她到你们所屈才了……我们……」
 
  「人是我们的!!我们有警卫部队,派一个班专门保护她。看她怎么犯生活 错误。」
 
  「都别说了!」首长生气了,他始终认为琼薇不该抓,但是他不能说这个话。 这是党性。「我问你们,」部队首长生气的对工程的领导说,「你们为什么不去 专案组把这个情况向他们说清楚?国家重要还是他们重要?」你看,他也绷不住 火了。
 
  「去了好几趟了!人家不放。」
 
  「他们怎么说?」
 
  「他们的意思是,这个地球缺了谁都得转。让我们再找一个『臭鸡蛋』去。」 
  「这能随便找吗?胡来。」首长气得不知说什么好。这帮搞政工的人有的时 候真添乱。
 
  首长的办公室里有根针掉到地毯上都能听得见。
 
  「愚昧。」首长不知道在说谁。「你们……」首长指着工程上的人说,「就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办法倒是有一个……」工程的人说。
 
  「你赶快说。别卖关子!」首长训斥道。
 
  「明白。」「她原来在地方上的时候立过一等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将功抵 罪?」
 
  「这个你们可以先侧面了解一下。」
 
  「她个人的东西都被专案组封了。我们必须到地方上去找她的立功证明。」 
  「你们赶快去。和地方上的横向联系只要不涉及政治问题,你们都可以去办。」 
  「明白。」
 
  「她回来了,我们能不能借她一段时间??」一个技术部门的老总说。 
  「我们也要借啊!」
 
  「你们老捣这个乱干什么?人家干什么,你们也干什么。人是我们的!」 
  「我们的!!」
 
  「还有我们!!」
 
  国防工程的人回去后立即找到了市交通局领导。
 
            (169)欧阳茅草1
 
             以下十几段不看也罢
 
  互联网出现之前,人的大脑是有空闲的;有了电视互联网和电子游戏以后, 人的大脑是没有空闲的,如果想接受一些新的信息,就必须停住吸收等量的其他 的信息,如何吸收新信息成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当然,有的人接受了新的信息并不能很好地利用它,例如3D男人用它制作 假翡翠。不光3D男人,这个这片土地上,到处都有作假者。作假猖獗是因为他 有市场。很多人买不起真的,便把目光瞄向了假的。
 
  所谓真货的价格被某些人而已炒高以后,假货的出现就是必然的了。因为所 谓『真货』(不管它是古董、奢侈品、或是什么稀缺物品),把他们的价格炒得 非常高,脱离了其本身的价值,这本身已经是一个非法的、不道德的行为了。这 是一种敲诈。假如你的『真品』是非法的,你又怎么能去指责别人『非法』呢。 当然我们现在只讨论『假货』的问题。
 
  玩假货的有玩假的的套路。例如假的瓷器很少出现在拍卖会上,那里检查的 十分严格。
 
  3D男人制作的精美的假翡翠是查不出来的,他们是同一种东西,品质有差 距罢了(别想错了。假货的质量更好!奢侈品也是这样)。但是假瓷器不行,是 可以检查出来的。所以假瓷器的流通渠道一般都是秘密的,地下的。玩家把这些 假瓷器当做真瓷器相互交换,过手,大家心知肚明,互不揭穿。或藏在家里等待 当做真品的出手机会。
 
  假货的收藏者频繁的用这些假瓷器参加各种「鉴宝」会。这有一个非常大的 好处,就是犯罪成本低。即便被戳穿。顶多是红着脸拿回自己的假货,除此以外 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他失败一百次,一千次,只要一次专家看走了眼,或是干脆 买通了专家。一旦鉴定为真品后立即有人愿意收藏。这时,只要这一次,以前被 打脸几千次的成本都可以收回来。于是国内各个电视台「鉴宝」节目猖獗。 
  所谓「鉴宝」类节目,无非是从理论到实践,从两个方向为假货鸣锣开道。 理论上他们过高的宣传所谓『古董』价值,让那些想发财又无路发财的人看到了 一个机会;实践上你以为看这档节目的有几个是为了羡慕别人的古董的?大部分 人一边看一边都在琢磨着自己如果遇到了假货怎么分辨,以及应该如何蒙骗专家。 
  曾经有一档电视节目,发现了假的以后一定要当场销毁,这下可捅了马蜂窝 了。抗议的人摩肩接踵,斥责声不断。最后不得不中止了这档节目。可见在中国 打假有多不容易。
 
  (真品全部违法也是一个打假难的原因,但是此事不在我们这次讨论范围之 内。这事以后再说。一个包包只值10元,因为他说他是品牌却要卖到100元 还不让仿造。这就是一种诈骗,欺诈行为。)
 
  为了更大的降低假货流通中的风险,一些人还把自己的假货当做真品捐赠给 国家。
 
  在「鉴宝」会上,经常有人这样说,「这两件如果是真的,我就把其中一件 献给国家。我现在就写保证书。」其实他的目的非常明显,他的两件货都是假的。 如果国家真的接受了其中一个,那就从政府的层次证明这件东西是真的了。只要 把剩下的一件当做真品卖出去,他就挣了大钱了。即使被抓住也没有关系,毕竟 人家是『爱国』,是『捐献』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如果不献出第一件,他的第二 件根本不可能售出。
 
  说到捐献,还有人把假货捐赠给一些博物馆,大学,公共图书馆。这也是一 个变假为真的好办法。
 
  一次捐赠几十件,几百件,甚至几千件假货。只要这些机构接受了,他的名 声便出去了。他手里还有更多的假货。只要卖出一件假货,送多少都没有关系, 都可以捞回来。
 
  而且最大的好处是,被捐赠的单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说出来以后谁 还为你捐赠啊?只能忍着。而如果一个人把这么多假货当真货出售的话,已经是 严重犯罪了。只用一句「我不知道这是假的!」的解释是解释不清的。
 
  当然,这时还有更大的犯罪,其中一种便是《北方周初》的大记者欧阳茅草 的工作。
 
  欧阳茅草得到了报社主编的提示,决定去采访一个主要的目标——被双规的 琼薇的家庭。这是总编非常着急要做的一个调查,他必须尽快知道琼薇的位置。 教主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只要知道位置马上动手。
 
  因为欧阳茅草年轻有干劲,所以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她。
 
        ——————————————————
 
  小薇被双规的消息如晴天霹雳,落在了她所有家人的头上。一时间,家里所 有的人都被惊呆了,不知所措。婆婆认为,他家『没有人享受到过媳妇带来的任 何好处,现在却不得不承受她招致的灾难。』
 
  喝黄金水喝得红光满面的婆婆,越想越觉得自己家亏了。一天到晚,新闻记 者一个劲的偷偷摸摸的往家里钻。到街坊四邻到处打听他们家的任何情况,不论 多小的事情也不嫌小。
 
  「他们家吵过架吗?」
 
  「平时喜欢吃什么东西?」
 
  「穿什么鞋?」
 
  「在哪里工作?」
 
  总之都有商业价值。
 
  「琼薇家在哪里住?」他们见人便问。「他们家出什么事了?」
 
  「琼薇家是不是在这里?她家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琼薇家是不是很有钱?她公公开什么车?房子大不大?她老公是干什么的?」 
  「琼薇家的小孩子你见过没有?长得像谁?」
 
  提出来的问题千奇百怪,匪夷所思。
 
  就连平日里常见的邻居,见到她是的衍射也不对了。当然,婆婆也会尽量的 避开他们,即使偶然见到婆婆也会低着头一闪而过,不像以前那么热情寒暄了。 
  公共也不大愿意出门了,生怕遇到记者或是邻居,造成什么尴尬。
 
  婆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不得不耐心的一遍遍的向记者们或是邻居 解释,「我们家有什么好打听的?全家都是政府职工,从来都是堂堂做人。」 
  可惜,事情并不是像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天,一个叫欧阳茅草的女记者来到家里采访。「为什么不给你们家孩子做 DNA鉴定?」她是唯一没有问『琼薇家在哪?』的记者。她用手机导航自己找 上门来了。
 
  可是这个问题更令婆婆害怕。
 
  「……」婆婆没有理她,但是心里一激灵,『难道他们真的打听到了什么? 一年前的那件事被他们发现了?』婆婆这下害怕了,难道说自己儿子没有生育能 力的事情被发现了?『这个小薇!来我家就没带来好事,竟给我们家招灾了。』 
  婆婆心里不免有些提心吊胆的。生怕记者仍然不依不饶的纠缠这个问题。 『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她心里好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她总是想起那个不堪的夜晚,自己竟然安排老公吧儿媳妇强奸了。而且这是 当时怎么想都是有理;现在看起来却怎么看都是荒唐。当时是啪儿媳妇怀不上; 现在却怕她怀上。人家都怕自己的儿媳妇被强奸后怀上其他男人的野种;她现在 却希望儿媳妇怀上比尔的野种,越野越好。
 
  这都是什么人啊!真是诸葛亮肏狗——一时糊涂。
 
  「有人揭露说这个孩子是你儿媳妇被领导强奸后生下来的。」欧阳茅草说。 
  这是个采访的策略,欧阳不说『通奸』而是说『强奸』这样更偏向事主的词 汇是希望对方认为自己是站在他们一边的,因此不那么对抗。其实是怎么一回事 大家都心知肚明。
 
  「没有那回事。」婆婆坚决的回击说。「孩子是我们自己的。」
 
  婆婆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儿媳妇还有这么多故事。她甚至在暗暗地庆幸自己的 儿媳妇被其他男人糟蹋,因为这样可以掩盖、减轻如果发现孩子真的不是自己儿 子的时候自己的罪孽。
 
        ——————————————————
 
  欧阳茅草又去交通局打探,人家也不给答复,「腐败!」她说。
 
  但是任务还是要完成的,欧阳是敬业的。几次碰壁之后,最后她把突破口选 在了小薇的丈夫的身上。
 
        ——————————————————
 
  「你的太太现在在什么地方?」欧阳茅草找到了小薇的丈夫。
 
  「对不起,我不能回答你。」小薇的老公机械的回答着。提这种问题的人太 多了。而他又无法回答。
 
  「有人说孩子不是你的,是真的吗?」
 
  「请你离开这里。你这是诽谤!我要告你去了。」
 
  「我们有说话的权利吗?当然有。」欧阳茅草认真的说,「这是哦我说话的 自由。以前那种封闭的落后制度已经过时了。你必须接受记者的采访。」 
  这个战术取得了效果。小薇的丈夫在强势母亲的照顾下性格软弱,居然不再 反对,而是耐心的听记者在说什么了。
 
  不过毕竟不是在说什么好东西。到了最后,美女记者还在夸夸而谈,小薇的 丈夫反倒逃跑了。
 
  三人成虎,小薇的男人也在犯愁。『去不去给孩子测DNA呢?』自从那个 叫欧阳的女记者提出了这个问题以后,它便一直缠绕在小薇老公的脑海里。 
  「对于你们,国家高于正义;对于我们来说,正义高于国家。」欧阳茅草话 也在小薇老公的耳边不停的回响。
 
  『如果她是正义的,那么孩子大概真的不是我的?难道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是 她被强奸后的孽种?可是这怎么可能?』他的母亲一直告诉他『(不育)的病已 经好了。』小薇老公想,『难道没好?』
 
  「可是她的『正义』并不是真正的正义,只是她的老板灌输给她的一种思想 而已。」父亲连忙给儿子开导着。「他们记者一边给别人洗脑;一边自己也被别 人洗脑。」
 
  「你媳妇想建立一个国内或军内的局域网,完全不用其他国家的技术,」父 亲为他解释说,
 
  父亲很少说话,最近一年后更是害怕见到儿媳妇,但是全家只有他还算了解 儿媳妇,「她告诉我,从源代码开始完全是中国自己的。我也不知道这个源代码 是个什么东西。反正她说没有公开前,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破译。只听她说,『公 开以后,或者他不用,不用便不能破解。或是接受中国的技术,那他自己的垄断 又被打破了。』她的工作这么重要,你说会不会是被坏人陷害啊?」他虽然不懂 科技,想的却很远。
 
  可惜,这次儿子也没有听他的。三人成虎。社会上的闲话太多了。尤其是北 方周初,整天散发一些似是而非的花边新闻,把他们家摆在了了社会舆论的中心。 
  直到有一天,小薇的老公真的忍不住了,他偷偷的带着还不到一岁的小孩子 做了DNA检查。
 
  当然小薇老公这样做的初衷是为了堵嘴。那么多人每天指指点点的戳后脊梁。 不如干脆做个检查证实这确实是自己的孩子。以后就不会再有这些七嘴八舌的流 言了。
 
  他还有个十分幼稚的想法,如果确认这个孩子板上钉钉是自己和小薇的,他 便以此为理由拒绝和小薇离婚。现在要求他离婚的压力也非常大。甚至说媒的都 来了。他是交警,有权;小薇科技奖好几百万,有钱。是个让人垂涎的男主。可 是他相信小薇只是偶然犯了错误,还会回来的。绝对不是那种罪大恶极的腐败分 子。
 
  但是,检查的结果给了小薇的老公当头一棒。孩子不是他的生物学儿子,可 是与他有亲属关系。
 
  这是一个非常诡异的结论。编小说的吃柳条拉罩篱,绝对编不出这种情节。 
  小薇的老公怕实验室拿错了样品,专门跑到北京又做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这怎么办?」小薇的老公问自己的妈妈。
 
  「不理它。自己的孩子就是自己的。」不过,妈妈的这个解释并不能让儿子 安下心来。她的说辞比人家专业的说服力差了不少。而且,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 经什么都明白了,但是打死都不能说。
 
  从此这事成了婆婆的一块心病。为了它吃不下,睡不着的。
 
  小薇老公想拿着给孩子的DNA结果报告找专家解读。婆婆死命拦住了。 「不让你测,你非要测不可;现在不让你去找人看,你又非得看不可。你还嫌你 作的孽不够吗!」婆婆说着眼泪都下来了。
 
  可是大家都明白,这种女人她会着急,会采取行动,可是她绝不会后悔。她 们总是认为她们才是有理的一方,正确的代表。尽管她拼命拦住了他儿子的行动, 但是她绝对不会说出事情的真相。她的原则就是能瞒一天是一天。
 
  婆婆的错误在于,她认为她瞒的是她的儿子,那个一直生活在一起,对自己 百依百顺的儿子。但是那个人不但是她的儿子,还是一个男人。尽管他有点毛病。 而世界上有几个男人能够大方到连这种事情也不去追究了呢?
 
  碰巧,正在这个时候小薇的老公碰到了欧阳茅草。「你儿子的报告出来了吗?」 
  「……」
 
  当然,这绝不是个偶然的邂逅。欧阳在外国有一个导师。导师为她安排了函 授学习的机会,并帮她拿到了学位。还答应她将来给她找到继续深造的奖学金。 这样欧阳对自己的老师言听计从。也全盘接受了他『民主自由』的思想。这次也 是老师要求她必须找到小薇的家属。老师果然厉害,找到的是一个新闻的金矿。 
  「你先不要急于报道。有深度的新闻才是好新闻。或者写成一个有震撼力的 报告文学。」导师开导欧阳说,「另外你帮我一件事,问清他老婆现在在哪里? 在干什么?」当时导师这么交代说。
 
  「你老婆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她怎么解释这个儿子的?」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薇的老公根本想不明白,『强奸小薇,并且导致她怀 孕的那个野男人,很可能是中央的那个大首长,而那个大首长竟然与自己有亲戚 关系?』
 
            (170)欧阳茅草2
 
  「嗨……」欧阳拉着洋腔打了声招呼,「你儿子的DNA报告呢?我看一看。」 
  如果对方问「报告出来了吗?」小薇的老公会回答,「没出来。」如果对方 问,「我看看行不行?」他会回答「不行。」可是人家偏偏用的是祈使句,人家 又是帮过自己的。要命的是那份报告正好在自己的手里。你说怎么这么巧。所以 小薇的老公竟然同意了。
 
  「我复印一份找专家帮你看看好吗?」欧阳也看不懂这个报告。而且她今天 没有戴麦歌眼镜,不能偷拍。但是机会一闪即过,只要她这次得不到,以后很可 能再也没有机会了。「那边有个咖啡馆,叫《大圳》的很好。我们去那里面说一 下好不好?」
 
  小薇的老公还在犹豫。
 
  「走了嘛!」欧阳一把拉住了小薇老公的袖子,磕磕绊绊的走进了『大圳』。 
  大圳是个连锁店,在各个城市都有连锁。
 
  欧阳为小薇的老公点了一杯浓香的咖啡,给自己点了一杯掺冰的伏特加。 「太苦了,给你加点糖啦。」欧阳嗲声嗲气的说。不过她也有男人的一面,这不, 为男人加糖的时候偷偷的在他的咖啡里混进了一点无色无味的放松神经的药物, 「来,你自己搅拌一下。」完成动作以后,她说话的风格也变了。
 
  「刚才下车的时候碰了一下,你帮我看看妆坏了没有?」欧阳说着把自己的 脸凑近了小薇的老公。
 
  欧阳刚刚喝了伏特加,小脸红扑扑的,两只细长的丹凤眼别提多水灵了。看 得男人心里「扑腾」一下。加上他刚刚喝了放松神经的药,不能进行深度思考, 可是心情却好得不得了。「没有吧??」他仔细看了看说。
 
  突然,男人看到女人的红红的小嘴撅了起来。他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若是以 前遇到这种情况他一定会严词拒绝的。但是这次不知为什么,他心里的感觉是, 『不愿意,但是懒得拒绝。』
 
  小薇的老公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过女人了。近距离的接触,女人的香水 味让她有了反应。所以当女人拖着他走向楼上的客房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反对的 表示。而是顺从的跟上去了。
 
  「好看吗?」进门以后,连让座都没顾上,女人先摆了一个炮私。当手臂举 到头顶的时候,因为衣袖过于宽松,竟然一下「哗啦」一下掉到了肩膀,露出女 人里面如柴的,皮包骨头的小细胳膊。好像碰一下也能把它碰断。
 
  「好看。」男人此时自制力很差,只是在跟随女人说话,人家说什么他都只 会应允。
 
  女人逐个的解开了衣扣,露出里面的蓬松的乳房。她每天要涂一种丰乳霜, 造成两只肥硕的乳房和细弱的身体其他部分很不相称。一般来说,丰乳霜的效果 是非常有效的。甚至可以通过涂抹的部位的不同可以改变乳型。但是,由于西方 妇女乳癌的发生率很高,她们害怕丰乳霜刺激乳房后增加乳癌的发病率,因此很 少使用,反而更喜欢用手术植入假体,一劳永逸。
 
  不过据研究,丰乳霜的使用和乳腺癌的发病率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中国 人的乳腺癌的发病率又很低,所以很多中国妇女,特别是那些一线的女演员还在 用丰乳霜,而且没有报道过任何一例丰乳霜引发乳腺癌的病例。
 
  欧阳经常使用丰乳霜。她认为比手术要好。它的不足是,一旦停用,乳房幽 会缩小到原来的尺寸。满人说话,斤斤的,肉头巴脑的。
 
  有一次欧阳采访时在一家宾馆住宿。在大堂她的手袋被偷了。由于小偷巧妙 的避开了所有的监控镜头,因此警察怀疑是内鬼。他们把欧阳叫到监控控制中心 对每一个在场的人员进行秘密辨认。
 
  看了一会,欧阳指着一个行李搬运工说,「就是他。」
 
  警察叫住了那个相貌奇特的行李搬运工,经审问果然是他,赃物也从他的更 衣柜中找到了。
 
  「你怎么确定是他的呢?还这么肯定。」警察有些奇怪。
 
  一般情况下,因为失者并没有直接看到盗窃的过程,所以并不确定谁是作案 的人。
 
  「我看到他有香肠嘴。不信你们问问他。」
 
  警察再次审问了那个小偷,「你这个香肠嘴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上火,牙床都肿了!」小偷觉得自己太倒霉了。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在审讯室单向镜子另一侧的警察问欧阳。
 
  「你让里面的人问他用了我的什么东西没有。」
 
  另一侧的警察立即用一个字幕显示器通知了正在审讯的警察。
 
  「你用过没有那个头来的包包里的什么东西没有?」审问的警察问小偷道。 
  「我什么都没有拿!」
 
  「再好好想想。」
 
  「我就看见里面有管外国牙膏味道挺好。用它刷了一次牙。」
 
  「那个牙膏现在在哪?」
 
  「在职工洗脸间里。」
 
  警察马上在那个洗脸间找到了那管『牙膏』。
 
  图片传回来以后,警察分别把照片出示给了那个运行李的和欧阳,「是这个 不是?」
 
  两个人都说「是。」
 
  「这是什么牙膏?」负责这起案子的警察问道。
 
  「这哪里是什么牙膏。我的丰乳霜。」
 
  小偷因为用丰乳霜当了牙膏,他的嘴唇、牙床、两腮全『肿』起来了。 
         —————————————————
 
  看到了女人一对可爱的乳房,男人急匆匆的想去摸上一把。
 
  女人的乳房有两个特点吸引男人,一个是它的外形和质感,让人一看便怦然 心动。今天欧阳特地调了一个乳尖向上的造型(把丰乳霜主要涂抹在乳房的下面 一侧。如果为了显示乳沟,便需要把丰乳霜涂抹在双瑞的上方;均匀涂抹那便是 要和人上床的节奏了),使它们看起来特别调皮可爱。
 
  欧阳的乳房的另一个特性是它的手感。上过丰乳霜的效果和传统的手感截然 不同。摸起来很软但是又弹性十足。不是一个一个细胞的相对移动,而是一整块 脂肪的运动。有点像捏小孩玩的皮球。水感充分,男人摸上去感觉也还可以,可 惜中空。
 
  「别那么性急嘛。」当男人毛手糙脚的准备动手的时候,女人叫停了他, 「去洗个澡吧。把那些地方好好的洗一洗。仔细洗啊!不许有任何一点味道和脏 东西。」说完她还使劲吻了男人的面颊。
 
  魂飞魄散的男人只得从命,转身进了浴室。
 
  当浴室里开始传出「哗哗」的流水声的时候,女人迅速找到了男人口袋里的 那份DNA鉴定报告。铺平,掏出手机把它照了下来。并且立即发出去了。 
  欧阳发这个信息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因为她的导师一再警告她使用微信的 时候一定要小心。
 
  导师说,「知道为什么不能用微信吗?」
 
  「为什么?」
 
  「如果你用白脸,麦歌。哪怕你们是面对面的说话,你们的信息也不会直接 跑到对方的手机里的。一定要通过交换器、卫星,先到米国的服务器里转一圈, 再到对面的手机里去。你们两个相距可能一米都不到,但是你们之间接收到的信 息却是绕了几十万公里以后又回来的。」
 
  「是这样?」
 
  「在服务器里所有的信息都要被过筛,这时候你是没有秘密的。后来中国政 府要求麦歌把服务器放到中国来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她不想让中国人的每一句话 都在米国过筛。这个我们能够同意吗?」
 
  「不能。」学生说
 
  「当然不同意,我们的东西怎么能让中国政府过筛?(只是因为在他的机器 里走了一圈,他居然把中国人的谈话当做了他的『东西』)麦歌绝不同意。服务 器在中国,大龙便不会往米国跑了,什么情报也都没有了。它宁肯退出中国。就 是不愿意自废武功。」导师说。
 
  「那它不是更什么都没有了吗?」
 
  「麦歌并不是真的想退出中国,它不过是以守为攻。它原以为这个没有什么 的,中国不用它便是自我封锁,自取落后。顶多一年他们还会求自己回中国。」 
  「哦?」
 
  「但是他们低估中国了。没想到反倒让中国的『千度』发展起来了。失策! 麦歌他们没有咨询我们便自己决定了。这样的结果一定是失败的。中国人吃软不 吃硬。你越这么刺激他,便越没有好结果。现在在西海也是这样,弄个什么日本 杂种让他当了太平洋舰队的司令,他便以为自己是米国的核心了,竟然用我们米 国的力量为他们日本做事。他能有好下场吗?」
 
  「哦!我明白了。」
 
  「当然了,我们是不会把这些事情,这个过程告诉那些普通民众的。我们只 告诉他们,我们需要的是言论的自由。没有自由我们宁肯去死!所以麦歌走了。 你说话的时候也要这样说。哈哈哈……」导师拍了拍欧阳的肩膀,「我可好几天 没有占女人了。」
 
  「我在……」
 
  老外的那个东西真的很大,插进身体以后很充实;他的体重又重,他呀在身 上很舒服。
 
  「哎呀!不行。我受不了了!」「啊……你插的太厉害了。」她紧张的用中 文说着。也不知道老外听得懂听不懂……
 
  倒是从欧阳的身上抬起了自己的身体。由于刚才插得过深,得到暂时放松的 女人把上半身转向一侧,扶住床沿不禁干呕起来。
 
  也许是西方妇女身体好于东方女人,她们更抗造。所以导师并没有因此而怜 惜剩下的女人,反而得意的玩弄起她来。男人用双手卡住了女人的脖子,让她喘 不过气来。
 
  如果身上的是个中国男性,女人早就不干了,「你会不会玩?不会就滚!」 但是身上的现在是老外,是导师,不能发火。欧阳只能在魔掌中挣扎着。偶尔能 呼吸到一点空气。
 
  在缺氧中,女人感到了以刺激大的快感
 
         ————————————————
 
  浴室里的流水声仍在「哗啦啦」的流个不停。欧阳见到事情已经办好,便褪 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细胳膊细腿的溜进了浴室。
 
  「你,你怎么进来了?」正在仔细洗自己私密地方的小薇的老公突然见到女 人不请自来,大吃了一惊。急忙捂住了自己的羞处。他是那种传统人,以为这种 事只能在床上办。
 
  「那你来干什么来了?」欧阳不屑的说了一句。她是有良心的,她偷了人家 的机密心有不安,把这当做一种回报了。她可是还没有出嫁的大姑娘呢。 
  「不行,不行。我害怕。」男人慌忙的说。
 
  「怎么不行?给我搓背。」女人说这地给男人一块小的像指甲盖差不多的香 皂头。这是宾馆免费提供的。
 
  女人说完便背朝着男人站好。她弯着腰,双手王子自己的双膝上,撅着屁股 等着男人弄自己。
 
  男人用香皂头在女人身上胡乱的涂抹着。
 
  女人长长的脊椎骨一格一格的骨节清清楚楚的排列在她后背皮肤的下面。从 颈椎开始一直到尾椎,最后融进了并不很深的股沟里。
 
  男人把肥皂头放进了女人的股沟里。
 
  女人的臀型并不好看,可以说是丑陋。因为太瘦,没有肉的臀部几乎看不出 来,斜着直接向下面发展,连个平常人的那种台阶都没有。斜坡最多只有13、 4度。最后一个下垂的肉兜。如果不事先知道这是个女人的屁股,光靠外型几乎 分辨不出来。
 
  「沟里面也要洗到。」女人再次命令道。她的岁数并不比小薇的老公小。只 是没有结婚。
 
                不用看
 
  大龄女不结婚,在这时的中国的风俗上是可以接受的。社会对她们的性生活 也没有什么封建的苛刻要求(压力通常都来自她们的长辈)。在这种社会风气下, 女人可以因此享用不同的男人,作为一种生活尝试,生活乐趣;也为自己做婚姻 的选择。在道德上没有问题。
 
  男人反倒扭捏起来。按照此时的风俗,男人结婚以后应该专一(对于女人这 条更加严格),但是像他这样,自己的女人不在身边的男人如果偶尔偷腥,一般 不会得到斥责。通常会受到理解。
 
  「洗里面啊!」女人催促道
 
  男人终于将夹着肥皂头的手指伸进了女人的股沟之中。
 
  那是一种温热的感觉,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体谅过了。有件事小薇的老公 感触颇深,就是老婆的官越大,两个人之间的性生活便越不和谐(原来也不怎么 样,老吵架),老像欠着人家什么似的。做爱也是小心翼翼的。
 
  淋浴头喷出的水在头顶「哗哗」的流着。由于没有肉,女人的股沟很浅,那 点热乎气很快便消失了。男人的手一滑,那块小肥皂头不知哪里去了?男人心里 一惊,赶快四下里摸索寻找。
 
  地上什么都没有!
 
  女人不知道男人在干什么,以为男人在玩一种什么新花样。为了表示支持, 立即放出了声音,「哦……」「啊……」
 
  男人又看了看地上,确实没有肥皂掉出来。屁股沟里又摸不到。往前一抹便 到了女人的阴门,连阴毛都多起来了,毛查查的直扎手,更不想有肥皂的样子了。 
  于是男人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幅可怕的景象,长长的黑色阴毛突然像恶魔 犯人触手一样向四面八方伸展着。其中几只触手抓住了那块肥皂头并且争夺,厮 打起来。把那块肥皂撕成了碎片。
 
  男人想把肥皂头夺回来,手指头刚一接触到那个地方,女人突然「嗷……」 了一声。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